乔钰

@乐乐赐我好运吧比哈特 张佳乐生日快乐!繁花血景一万年!这是喜欢上你的第二年,为你过的第一个生日!

此情可待成追忆(1)

【曹修】此情待可成追忆1

攸宁:

语文不好……不光写得少,还辣鸡……某琪凑合看吧,反正是自割大腿肉的粮。


建安年间的那天正是冬至日,天空微亮。雪花飞舞,与民居房上的灰色瓦片正相称。杨修裹着厚厚的棉外套,第一次遇见了那个人。
  
  这人叫曹操,凭借挟天子以令诸侯,他现在的权力越来越大。虽然矮了点,倒也是气度不凡。杨修对他并不陌生,那个人就是将他的父亲下入牢狱的人 。
  “此人最好还是不要招惹为妙。”他想。
  
  那个人突然转过头来,杨修见他看向自己,就恭恭敬敬地行了个礼“杨修见过曹司空。”
  “不必多礼。”曹操见到这个人后
毫无恭敬之意地招了招手,显得有些傲慢。
  杨修倒也不介意,毕竟官大一级。他此程只是送信,没有其他事务,将书信送达后就可以迅速跑路了。
  
  “诶等等……我见你怎么这么眼熟?”曹操突然道。
  杨修惊出一身冷汗,说道:“家父是弘农杨氏杨彪……”
  曹操笑道:“我说像谁,原来是我们的汉朝老臣杨彪杨先生!哈哈哈……”
  杨修心中暗自擦了把汗,默默想到“这曹操竟是个自来熟……还是别有深意?总之不可放松警惕,小心为上。”
  “那我就先告辞了。”杨修赶紧抓住机会想要离开 。
  曹操却并不给他这样的机会:“杨兄莫急,你父亲和我也是旧识了,不如来好好聊聊天。”
  杨修不好拒绝他,只好答应。曹操叫其他人都离开,拉着杨修的手到了后花园。
  
  即使是在乱世,在这幽静的园子里也能感受到一丝安宁。园中花草都被雪盖上了厚厚一层,白得耀眼。
  
  曹操在园中突然停下脚步,转身向杨修笑道:“你的事我早就从你父亲那里有所听闻,现在终于能够见上一面实乃荣幸。”
  杨修忙道:“曹司空过于抬举我了。”
  “你太谦虚了……哈哈哈……”曹操笑道。杨修对这虚假的来回恭敬本是厌烦的,但这个人的恭敬感竟一点也不假。他见多了由于官高一级而傲慢得不成样子的人,像曹操这样的已是很少了。
  
  曹操转而低声道:“现在这世道不安宁,汉朝统治摇摇欲坠。君可有何作为?”
  杨修丝毫不畏,对道:“我不过是个小官,只做好自己的本职,并没有其他所为。”
  “那……你可愿帮助我一同将这汉室重新振兴?” 曹操眼中的严肃远超他本有的笑意。
  杨修内心微颤,暗自打量了一下他,他的样子完全不像另有所图,于是他鬼使神差地回答道:“自然义不容辞……”他赶忙停下,简直想抽自己这不听话的嘴巴一巴掌,又说“但家事还有许多需要处理,希望您能让我回到家乡去处理。”
  杨修谢过,赶忙离开,内心暗叹好险,匆忙赶回家乡,决定就当今天啥事都没发生一样安居乐业了一年。